民盟响应中共中央“五一口号”的历史进程|文史天地|凯发集团娱乐首页|黑龙江省政协网-凯发官网入口首页

|
文史天地

民盟响应中共中央“五一口号”的历史进程

来源:人民政协网 |  作者:张成 刘景瑜 陈伟平 |  日期:2023-05-04 浏览次数:已点击:

2777626_500x500.png

▲沈钧儒、章伯钧在哈尔滨协商时合影。

75年前,中共中央“五一口号”一经发布,立即获得包括中国民主同盟在内各民主党派的热烈拥护和响应。对于民盟响应之盛况,论述颇多。但将响应“五一口号”与民盟组织的重建、政治的新生结合起来,将发电发文响应与民盟组织新政协运动、支持人民解放战争的行动结合起来,将响应“五一口号”与反对美蒋鼓吹的“中间路线”结合起来,对民盟响应“五一口号”做一具有历史逻辑的系统而立体的解读,由此洞见中国新型政党制度自中国土壤勃然而生的历史必然,明晰民盟选择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历史自觉,实有必要。

南下香港,召开民盟一届三中全会

——为响应“五一口号”提供了先决条件

1945年抗战胜利后,民盟因与中共为反对独裁、反对内战更加紧密合作奋斗,受到国民党政府严酷迫害,1947年迫害达到顶峰。是年,民盟中央常委杜斌丞被枪杀,包括民盟中央委员杨伯恺、于邦齐在内的全国盟员被捕达百余人,南京民盟总部遭特务包围和监视。是年,从4月国民党机关报《中央日报》公然倡导否认民盟的“合法平等地位”,到10月27日内政部发言人宣布民盟为“非法团体”,28日“中央社”发表《政府宣布民盟非法》的声明,该声明诬称民盟“勾结共匪”“企图颠覆政府”,命令各地治安机关对民盟及其分子一切活动“严加取缔”。

10月28日至11月4日,民盟与国民党政府进行了最后的交涉,国民党政府坚持认定民盟非法须解散并禁止活动。为保护盟员,11月5日在沪民盟中常委扩大会议决定民盟宣布自行解散。6日,民盟中央主席张澜发表总部解散公告。

就在11月6日当天,新华社发表时评《蒋介石解散民盟》,指出民盟被迫解散,“使在蒋介石统治下进行任何和平运动、合法运动、改良运动的最后幻想归于破灭”;呼吁民盟“清除这些幻想而坚决地站到真正的人民民主革命方面来,中间的道路是没有的”;而且预见性地判断“民盟之被蒋介石宣布为非法并不能损害民盟,却反而给了民盟以走向较之过去更为光明道路的可能性”。在舆论声援之外,中共还为民盟接下来酝酿恢复总部、坚持开展地下斗争等,热忱地提供支持和帮助。

民盟作出了历史的选择,走向光明的道路。1947年11月,经沈钧儒与张澜密商,沈钧儒、章伯钧、周新民等秘密离开上海到达香港。1948年1月5日至19日,民盟一届三中全会在香港召开,恢复了民盟总部,制定了和中国共产党密切合作,联合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为彻底摧毁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实现民主、和平、独立、统一的新中国而奋斗到底的政治路线。《三中全会政治报告》强调,民盟的立场就是人民的立场,民主的立场,因而也必然是革命的立场,要反对中立的态度和所谓中间路线,“坚决不能够在是非曲直之间,有中立的态度”。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正如沈钧儒在闭幕词中所希望的那样,全体盟员有了正确的、共同的认识,民盟为着新的目标、新的路线,开始进行新的事业。

民盟机关报《光明报》也再度在香港复刊。在3月1日出版的新一卷第一期上刊登的社论就是《坚持路线,击破阴谋》。此后,《光明报》在民盟响应“五一口号”进程中充分发挥了宣传平台、舆论阵地和组织动员的作用。

民盟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不仅为民盟作为各民主党派之一响应中共中央“五一口号”提供了先决条件,同时也为民盟在第一时间积极响应“五一口号”、推动开展新政协运动作好了组织和思想上的准备。

2777627.png

▲1948年5月6日香港《华商报》刊登各民主党派和民主人士5月5日通电全文。

不仅仅是响应第五条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为民主、和平、独立和统一的新中国而奋斗

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5月5日,沈钧儒代表民盟与其他在香港的12名民主人士一道联名通电响应,指出中共中央“五一口号”“事关国家民族前途,至为重要”,同时致电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国族重光,大计亟宜早定”,表示要与国内各界暨海外侨胞“共同策进,完成大业”。立即引发了席卷而来的响应浪潮。

2777628_500x500.png

▲1948年6月4日香港《华商报》关于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通电响应“五一口号”的报道。

民盟响应“五一口号”的具体举措主要体现在响应“五一口号”第5条,即“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5月1日毛泽东即亲笔致函李济深、沈钧儒,以真诚协商的口气具体提出了召开政治协商会议的时间、地点、参会党派和原则、实施步骤等;2日民盟和各民主党派在香港集体讨论的重点,即为召开新政治协商会议,建立民主联合政府,大家一致认为是我国“政治上的必经的途径”“民主人士自应起来响应”;8日民盟参与香港《华商报》举办的“目前新形势与新政协”座谈会,就新政协与旧政协的不同、作用和影响、在广大人民中如何推动等进行讨论;16日《光明报》发表社论《新的政治协商与我们的工作》,随后民盟展开热烈的新政协运动。

8月1日,毛泽东复电沈钧儒等人,提出关于召集新政协会议的“时机、地点、何人召集、参加会议者的范围以及会议应讨论的问题等项,希望诸先生及全国各界民主人士共同研讨,并以卓见见示,曷胜感荷”。为响应毛泽东复电,沈钧儒接受了香港《华商报》记者的采访,表示“中共今年在五一节时发出号召,建议召开新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民主联合政府,大家当然完全同意,热烈响应此项号召”。

我们要看到民盟响应“五一口号”的根本出发点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为新中国而奋斗。民盟对于“五一口号”的整体性认识,对其意义和重要性的把握,是不容忽视的。5月8日邓初民在“目前新形势与新政协”座谈会上指出两点,一点是无产阶级的领导性“一天一天明确化、单纯化、坚强化了,这就能表现出新政协与旧政协质的不同”,另一点是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意义“原是要集中所有力量一致对敌,担负艰巨而复杂的建国事业”。6月1日《光明报》刊登沈志远《国际·新政协·民盟》一文,明确指出民盟“由一和平奋斗的政团转变为民主革命阵线中的一翼,是历史发展的规律促成的”;16日民盟在刊发的《我们赞同迅速召开新政协》一文中讲到,“五一口号”的第5条“值得我们多多的理解”“指出了我们共同的任务”,并敏锐地意识到,建立新中国这个近百年中国人民付诸无数重大代价的神圣历史任务,要接近胜利了。75年后再读这些文字,想必更能对民盟选择和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历史自觉,有更为深刻的认识。

6月14日,民盟发表《致全国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报馆暨全国同胞书》,在文末号召“共同为结束独裁统治,实现人民的民主新中国而奋斗”,点出了民盟响应“五一口号”的主旨思想。同时,民盟将响应“五一口号”落实于各项工作的具体安排。6月19日民盟总部召开会议通过了《中国民主同盟现阶段工作纲领》《国内关系委员会工作大纲》,作出了开展新政协运动以结束独裁,实现民主联合政府、协助解放区以增强前方的战斗力、分散和瓦解国民党反动势力以加速实现民主革命的胜利等工作部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