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与沈阳|文史天地|凯发集团娱乐首页|黑龙江省政协网-凯发官网入口首页

|
文史天地

“北上”与沈阳

来源:人民政协网 |  作者:周斌 |  日期:2024-01-26 浏览次数:已点击:

2822894_500x500.png

第二批北上民主人士登陆后合影。翦伯赞、马叙伦、宦乡、郭沫若、陈其尤、许广平、冯裕芳、侯外庐、许宝驹、沈志远、连贯、曹孟君、丘哲等。

75年前,大批民主人士响应“五一口号”奔赴解放区协商建国,沈阳作为这一重大史实的发生地、见证地,储存着极其丰富而重要的历史资料。2020年,本文作者参加沈阳政协志的编撰和沈阳政协文史馆的创建工作,到沈阳市档案馆、图书馆、报社,系统查找、广泛寻访、深入挖掘三批民主人士在沈阳期间的史实,收集到包括图片、报刊、书信、回忆录、诗作等在内的一批有价值的史料。

抚今追昔,感慨万千。过程中发生的那些令人难忘的故事,功勋卓著的人物,人民政协筹备成立时那波澜壮阔的史诗画面,一幕幕、一篇篇,依然那么清晰,那么鲜活……

“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

19489月到19499月,根据中共中央的决策和部署,共组织接送350多位民主人士陆续踏上北上之路,秘密到达解放区。当时,民主人士“北上”有其深刻的历史背景。

(一)国民党背信弃义,迫害民主人士

破坏停战协定。1946年,蒋介石破坏停战协定是从东北开始。国共双方签订的停战协议中将东北问题移除在外,是中国共产党为尽快结束国内战争、和平民主建国做出的极大让步,但蒋介石在美帝国主义的大力协助下,先后占领沈阳、长春,并继续向关内大举进攻,据统计,“自110日至520日,国民党大小进攻达3675次,先后用兵258万人,强占解放区村镇2077座,县城36座。”内战全面爆发,第二次国共合作彻底破裂。

召开伪国民大会。蒋介石不顾中共等方面的反对,悍然于19461115日召开非法国大,并制定了伪宪法。此后,又自导自演了“还政于民”的改组政府。著名国民党员李济深、民主同盟彭泽民、救国会人士陈比生等民主人士发表声明:“这样的政府改组,不能解决中国的任何问题,只能助长内战,增加人民之痛苦,是用民主的外衣,掩盖国民党的一党专政。对此政府不存在任何幻想,愿与我全国同胞共同反对之。”

迫害民主人士。1946年,蒋介石扩大内战,进攻解放区,在北平、沈阳等地非法大批逮捕市民,公开实施法西斯恐怖政策。大批捕杀民主人士,惨遭杀害者3000余人。1947年,国民党为挽救军事上的失败,疯狂镇压爱国民主运动。国民党独裁政府内政部宣布民盟是非法组织,并将矛头指向其他民主党派。在中国共产党的鼎力相助下,民盟等被迫转入香港,内地的民主党派不得不转入地下,开始坚持海外斗争和地下斗争。民盟和其他民主党派被迫害,唤醒了一部分对国民党派反动派抱有幻想的中间人士,坚定了与国民党反动派斗争到底的决心,得到了海内外同胞的广泛同情和支持。正如当时的新华社时评所说:民盟被国民党宣布为非法,并不能损害民盟,反而给民盟走向更为光明道路的可能性。

(二)中共对民主人士的争取

揭露美蒋假和平阴谋。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的关系是不断发展递进的。在抗日救亡时期,中国共产党及时纠正党内左倾关门主义错误,提出了建立最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并视民主党派为团结抗日的重要友党。解放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深刻揭露美蒋假和平阴谋。第一、针对蒋介石发动内战揭露;第二、针对蒋介石分化瓦解第三方(民盟等民主党派)的揭露;第三、针对蒋介石迫害民主人士的揭露。同时,积极教育引导民主人士。在人民解放军取得节节胜利和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民主人士在政治上、思想上的认识发生了很大变化。

建立广泛爱国统一战线。抗战初期,中国共产党就在党内强调,为粉碎蒋介石的进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具体地说,第一、颁布中国土地法大纲;第二、保护中小工商业政策;第三、扩大国统区的爱国民主运动;第四、争取国民党军队的反正。在土地政策方面、城市政策方面、爱国民主运动方面、国民党军队方面,促成了爱国统一战线,为争取、教育、引导民主人士起到了积极作用。通过统一战线,民主人士熟知和了解了中共的政策,更加紧密团结在中共的周围,为民主人士转变思想、顺利北上提供了重要条件。

“五一口号”的强烈感召作用。19484月下旬,在解放战争迅猛推进的隆隆炮火中,毛泽东主席在晋察冀军区改定了史称“五一口号”的文本内容,一共做出了27处修改,其中第五条为重新起草:“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这一点睛之笔,开启了中国共产党与各进步民主力量协商的精彩华章。在中共“五一口号”强烈感召下,各民主党派迅速响应,各界纷纷发表声明,拥护“五一口号”。全国各界人心所向,中间党派政治态度已开始转变,一种新的和平的希望,一种“筹备新政协”的波涛,作为一个广泛而强大的运动开展起来。

(三)民主人士自身开始觉醒

在香港开展新政协运动。在香港的民主人士开展了一场由中共领导的,以中共香港分局为轴心,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为主体的声势浩大的新政协运动。采取座谈会、报告会、刊登专论等多种形式,为召开新政协献计献策。民主人士将新政协与旧政协的性质、任务、成分,做了本质上的区别和比较,对新政协地点、时机、步骤、召集人进行了广泛的协商讨论,初具政治协商模型。毛泽东主席曾说:“旧政协”让国民党一手推翻了,我们现在要求一个“新政协”运动,希望所有的民主人士都能联合起来。

在国统区开展反蒋军事活动。秘密进入香港的民主党派,充分运用自己的社会关系,收集政治、经济、军事情报。民革先后发表《告国民党将士书》《告本党同志书》,在国统区策动国民党军队起义。他们还举办游击训练班,开展形式多样的反蒋军事行动,动摇国民党内部军心,支援人民解放军作战,为人民解放战争的顺利推进发挥了重要作用。

协助解放区开展各方面建设。民盟开始在解放区发展和建立组织,输送盟员进入解放区参加解放斗争,协助政治、经济、文化建设。农工党、致公党领导群众开展了“三护”“三保”“三支”“三劝”等活动,并组织策应和平接管小组,积极参与城市接管工作,征集大量药品送往解放区,为解放战争的最终胜利奠定了基础。

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

19489月到19499月,李济深、沈钧儒、马叙伦、郭沫若、许广平、章乃器等三批民主人士,冒着生命危险,从香港等地辗转来到沈阳。

(一)三批民主人士到达沈阳

1948112日,沈阳解放。随后,陈云带领东北局军政人员进入沈阳,宣布将沈阳铁路宾馆(今辽宁宾馆)作为东北行政委员会交际处。一个月后,铁路宾馆迎来郭沫若、马叙伦等民主人士。

沈钧儒一行于1219日抵达沈阳,与先期到达的郭沫若一行“会师”于铁路宾馆,阵容“壮大”了不少。民主人士入住后,铁路宾馆一层的会议室便经常举行时事报告会、座谈会。张闻天同志做了打倒三大敌人的重要报告,给大家很大启发教育,增强了革命必胜的信心。大家还共同迎来了1949年的除夕,铁路宾馆举行了丰富多彩的大型联欢晚会,唱歌、跳舞、扭秧歌,应有尽有,民主人士在欢乐的气氛中守岁。

1949110日李济深一行抵达沈阳,在沈阳铁路宾馆与前两批入住的民主人士会合。至此,从香港北上的34位民主人士共聚沈阳铁路宾馆,济济一堂,开始了一段并肩为新政协和新中国而呐喊、努力、奔走的难忘时光。

(二)组织民主人士参观考察

从民主人士齐聚沈阳,到他们离开沈阳前往北平,有将近两个月的时间。除一些必要的政治活动外,民主人士有一段相对空闲的时光。东北局按照中共中央的指示精神,为民主人士安排了一系列参观。

中共东北局、东北行政委员会组织北上民主人士先后到沈阳机车车辆厂、第一机床厂、沈阳市郊农村等地参观,亲眼看见了当家作主的工人、农民努力生产建设,恢复战争创伤的情景。参观丰满水电站、抚顺煤矿以及沈阳故宫、东陵、北陵,对祖国的锦绣河山,特别是东北丰富资源有了进一步了解。

民主人士第一次来到解放区,有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新鲜感;充满了对新时代、新社会和新中国的向往和憧憬。章乃器感慨地说:“解放区人民的伟大力量是我过去意想不到的。这是一个真正的人民的社会,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找不到解放区这样光明的时代。”他因此得出结论:“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不但善于破坏旧中国,也善于建设新中国。”

(三)民主人士在沈阳共商国是

在沈阳,民主人士共襄建国大计,共同发表声明,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主张坚决将革命进行到底。

1949122日,李济深、沈钧儒、郭沫若等55人联名发表《我们对于时局的意见》,明确表示:“愿在中共领导下,献其绵薄,贯彻始终,以冀中国人民民主革命之迅速成功,独立、自由、和平、幸福的新中国之早日实现”。127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在沈阳发表《对时局的声明》,强调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革命“必须在中国的无产阶级政党——中共领导下,才有不再中途夭折的保证”。这是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第一次明确地提出在政治上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中国共产党同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历史性的改变。194921日,中国民主促进会常务理事马叙伦、王绍鏊、许广平在沈阳铁路宾馆发表致各地会员书。同日,李济深、沈钧儒、马叙伦等56人致电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祝贺平津解放的伟大胜利。

新中国成立在即,毛泽东主席和中共中央实施民主新路,这就是在全国还没有完全解放、不能召开普选的人民代表大会客观情况下,首先召开人民政协会议,制定共同纲领,实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迅速建立人民民主政权。

1949223日,在林伯渠、高崇民、田汉的陪同下,民主人士从沈阳转赴北平,踏上参加新政协、建立新中国的“光明行”。

民主人士专列在沈阳南站缓缓启动,郭沫若久久凝视着窗外,看到严冬已去,春回大地,心潮澎湃、感慨万千。他无比激动地赋诗一首:

多少人民血,换来此矜荣。

思之泪欲堕,欢笑不成声。

这首诗,代表了此时此刻民主人士的共同心声。

望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北上”的成功,为中共党史、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人民政协诞生史的研究提供了丰富的线索和价值。意义深远,非同寻常。

加快了新中国的诞生。解放战争后期,毛泽东主席就曾在党的任务中提出:1949年必须召集没有反动派参加的以完成中国人民革命任务为目标的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政治协商会议,宣告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的成立,组成共和国的中央政府,并通过共同纲领。”随着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胜利举行,新中国如一轮朝阳,在东方地平线上喷薄而出。

开创了多党合作的新局面。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召开,开创了多党合作新局面,标志着中国各民主党派的参政党地位初步形成,标志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型党派关系最终形成。从各民主党派与中国共产党的合作历程看,民主党派与中国共产党逐渐走向合作是历史的必然结果,是民主党派追求光明与进步的必然结果。

传承红色基因。目前,沈阳已经建设十个红色教育基地。从历史维度看,北上史实也理应在其中。2020年,全国政协“大道同行”巡展在沈阳市政协建设文史馆开展,让我们得以近距离触摸这段历史。站在新时代的高峰,行走在传承红色基因、加强红色教育的路上,回望70多年前的北上,不由得浮想联翩,感慨无限。

(作者系沈阳市政协研究室原主任)




网站地图